最新网址:www.x56xs.com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开局账号被盗,反手充值一百万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 记住了,你现在想自杀知道嘛!(求月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 记住了,你现在想自杀知道嘛!(求月票)

    说实话,魔都的同僚们帮忙那是正常的协助,对于桉件本身他们其实并不重视。

    无非是规模有点大而已。

    结果没想到,本来是要抓诽谤罪嫌疑人的,完了发现这仨还网络诈骗,用网图和话术进行各种诈骗。

    很多人在看这些新闻的时候都会觉得,那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怎么可能那么巧网上就有一个长相身材都是一流的美女恰好就看上了你呢。

    但说是这么说,到了现在网络诈骗电信诈骗桉件依旧层出不穷。

    只是电信诈骗也就罢了,现在还发现,这些人收受境外资金,在境内带对立节奏,用一些极其扇动性的话语来带节奏。

    这就让警察同志有点绷不住了。

    本来只是要打个苍蝇来着,结果现在这苍蝇变成了肥猪!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就不能随便让荆南市把人带回去了,因为电信诈骗和收受境外资金,破坏网络秩序这种行为,都是发生在广市辖区的。

    按照规定,他们这里也可以进行管辖!

    荆南市过来的同志在听到这个结果后都惊呆了,这仨搁那叠buff呢,这都已经叠满了好嘛!

    他们也没多说什么,这边审也行,现在根本不怕被人抢,这次要抓的人太多了。

    并且广市这边的兄弟也约定了,完了还是移交给他们那边判。

    于是这边的事一结束,荆南市过来的警察同志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个地方。

    他们这才是纯纯的牛马,好在这种类型的嫌疑人进行抓捕的时候都比较容易,想到经过宣传后立功的画面,大家伙儿的士气还算不错。

    为什么那么多人总是在网上肆无忌惮地骂人呢,而且骂的能让你一佛出世那种。

    原因很简单,他们骂习惯了,骂了这么多年,就没有遇到过真的和他们较真的人,所以就觉得,网上骂人,那有啥。

    什么违法不违法的,你和我讲法治我都想笑知道吗。

    周毅之前那次大规模的诉讼,说是大规模,其实也就那么些人,真的和数以亿计的网民比较起来,那根本算不了什么。

    最重要的是,对于很多人来说,赔个几百块上千块,那根本不算什么。

    赔就赔了呗。

    而这次不同了,这次单单是刑事自诉的桉件数量,都要比上次民事诉讼的桉件要多,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意味着至少有五百多个吊毛要被送进去!

    是的,肯定会有不少要调解,但就算是再调解,也得看情况,最起码对于菩萨兄来说,当时一个劲儿和他说,谁不起诉谁就是孙子的那些人,绝对不会调解!

    你说不调解就不赔偿,可以没问题,我直接刑事附带民事就行,多简单呢。

    他这可不是那种躺在病床上,说没有医疗费分分钟就挺不过去那种。

    那种的话经常会被对方拿捏,说你要是不谅解,那我就不给你赔偿。

    眼瞅着需要用钱,打官司的时间长,那没办法之下只能妥协。

    用菩萨兄的话说,干了都干了,那就做的绝一点,赔钱你不害怕,我就不信把你送进去你还能开心。

    魔都的刘红军,广市的那个团伙被抓,只是一个开始。

    汉南省,一处县城高中内。

    正是中午还没开始上课的时候,夏晓燕正坐在班里和身边的同学聊着天。

    “诶晓燕你知道嘛,之前那个尾随的事反转了,那个男的人家是好心送人回去,上楼是因为要钱的。”

    听到这话,夏晓燕一脸随意道:“我早知道了啊,那个道歉视频一出来我就看到了。”

    作为颜值稍微还不错的一个女孩,夏晓燕在班里还是很受人瞩目的那种。

    学生时代嘛,班里面学习最好的那个可能不是很瞩目的,但是颜值很高的那个,一定是!

    所以这会夏晓燕说话很快就吸引了旁边男同学的注意力。

    “我就觉得那个兄弟太惨了,你说大雨天好心送人回家,结果弄成了这样,道歉视频的热度始终上不去。”

    直男发言,是要吸引女孩注意力的,但基本上不过脑子,但话本身没什么问题。

    然而,这个小兄弟没想到,自己的话刚刚说完,就看到“女神”直接反驳道:“什么惨了,那怎么能叫惨呢,他作为一个男人,难道不应该主动把人女孩送回去吗?居然还要钱?”

    “那么大的雨,那么晚了,人家两个女孩子在外面多不安全,他主动送一下,发挥一下绅士风格怎么了,还追上门去要钱。”

    “完了逼着人家女孩子道歉,人家就不惨?”

    小伙子愣在了那里,他是根本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就能让“女神”直接怼回来。

    关键是这发言听着有点耳熟啊!

    “不是啊,那个钱是那个女的说要给的……”小伙子勉强反驳道。

    “人家说给他就要?人家和他客气一下呢,他不会主动?就这样的男人,一辈子也找不到对象,女孩子是干嘛的,女孩子就是用来宠的,用来哄的知道吗?”

    小伙子一言不发,他感觉这话不对,但他不知道怎么反驳。

    心里却是在想,如果夏晓燕和自己在一起了,那会是个什么情况?

    小伙子不说话了,夏晓燕好像来了兴致,继续在那里说道:“所以啊,孙兵,要想有女朋友,你得猜到她的想法。”

    节奏嘛,什么是节奏,就那些人能起多大风浪,只有带起来的才是节奏。

    严重的性别对立其实还是假象,只不过有些人的想法和夏晓燕有点像。

    一群人说的很起劲儿,孙兵待不下去了,走出教室透透气,结果在教室外连廊上看到学校好像开进来两辆警车!

    “诶诶,大家都来看看,有两辆警察开进来了!”

    这一嗓子,大家伙儿都跑出去看,还真是,一群警察正往学校办公室走呢。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这么多警察来学校干嘛?”有人问道。

    “不清楚,应该是学校又有人打架了,人家报警了来抓人吧!”夏晓燕在那里说道。

    可是还没待多久,有人便喊道:“老班来了!”

    一句话,原本哄闹的班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但出乎意料,班主任没有训斥,只是走到了夏晓燕身边,敲了敲桌子。

    夏晓燕不明就里,但还是跟着班主任走了出去。

    等到看不见班主任了,班里的同学这才开始议论了起来,班主任喊夏晓燕是干嘛呢?

    原本想着应该很快就回来,可是等一节课结束了,夏晓燕还是没回来。

    其他人倒是没想多,孙兵却一下子想到了那些警察同志。

    不会吧,夏晓燕那样的漂亮女孩,难道也会被抓?

    夏晓燕其实也是这样的想法。

    人都说长相不算什么,但别说工作了,从小学我们上学开始就知道,班里面长得好看的女孩总是会受到优待。

    在今天之前,夏晓燕也觉得自己很特殊,但是她在办公室见到几个警察后是直接懵逼了。

    “夏晓燕,女,身份证号……网名叫起飞吧晓燕,是你吧!”

    有警察开口问道。

    夏晓燕这十八年里哪见过这样的阵仗,被吓得直接说不出话来,不过在对方追问下,还是赶紧点头。

    “毕竟还是学生,通知父母了吧?”

    旁边的班主任赶紧应道:“嗯,已经通知了,那个同志啊,这孩子人很好,成绩也不错,这究竟是什么事呢,能不能商量一下。”

    警察摇摇头道:“王老师,不行的,这是刑事桉件,夏晓燕在之前的网暴事件里,在网上对别人进行大肆的辱骂,其发表的评论不管转发还是点赞都超过了标准,所以对方提起了刑事自诉。”

    顿了顿,警察也是叹口气道:“现在人家过来抓人了,所以王老师,没办法的,只能说让她家里人赶紧去和对方调解,只要能调解,那就没事。”

    两人在那里聊着,夏晓燕却是终于听明白了,合着自己之前在网上骂个人,居然还要坐牢?

    警察同志解释完了,这就要带着人走,结果还没出办公室呢,就看到办公室的门被人一把推开!

    “怎么回事啊,谁要抓我的女儿?”一个身材比较高的男人走了进来,满头大汗,脸上还带着一丝愠怒。

    身后则跟着一个女人。

    夏晓燕的父母,父亲叫夏东方,用当地人的说法,那就是混混出身,只不过这些年开始做起了生意。

    “等等,都等等,你们抓人可以,总得有个说法吧,之前那电话里就是说我女儿骂人了,然后要被带走,啥情况啊,怎么这年头还不能骂个人了?”夏东方在那里吼道。

    几个警察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上前道:“这位同志,你是夏晓燕的父亲是吧,你先冷静一下听我和你说,夏晓燕是在网上侮辱他人,情节严重,所以涉嫌侮辱罪……”

    “什么侮辱不侮辱的,怎么就侮辱了,骂人还犯法吗?晓燕你在网上说什么了?”夏东方继续道。

    “爸,我,我啥也没说,就是说了一下那个男地是禽兽,是变态,但是,但是大家都那么说啊!”

    说起来夏晓燕觉得很冤枉,大家都那么说,凭什么你就抓我!

    “听到了吧,她就那么说了一句而已,这怎么就要这么大动干戈,在学校就要把人抓走?这你们抓人也得讲道理吧!”夏东方继续说道。

    “对啊同志,那个事我们也都知道,就是那个什么变态尾随的事,那网上那么多人都骂了,他凭什么就抓我的女儿,有本事把那些人都给抓了啊!”

    夏晓燕的妈妈也在那里喊道。

    为首的警察没说话,反倒是后面一个警察上前道:“同志,这个我来说一下,我是从荆南市过来的,被骂的那个人,就居住在我们荆南市。”

    “然后呢,我只能这么说,在本次桉件中,网上骂过他的,已经达到刑事犯罪标准的,全部都被进行了刑事自诉,那些没有达到刑事标准的,也被提起了诉讼,应该有几千人吧,全部被起诉了,可以说是规模最大的网络维权桉之一!”

    如果放在几天前,那肯定不能说,毕竟会出现泄漏的情况,但是现在,基本上已经抓捕完成了,所以也可以说一说。

    啥玩意?夏东方和他的老婆对视一眼,他们怀疑刚刚好像听错了。

    几千人,全部被起诉了?这得抓进去多少人……

    夏东方的老婆真的是被爆杀,她刚刚就是在强调,骂那个的人多了,你们怎么就抓我家女儿。

    但是人家说了,凡是骂了的都被起诉了,夏东方的老婆直接被憋得说不出话来。

    那个人疯了吗?他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夏晓燕完全呆滞了不说,连本地的同僚们这会儿也是眼神呆滞,看着荆南市过来的伙计,如同看着一只牛马。

    好半天,那兄弟才说道:“那这次你们连轴转了几天?”

    看看,虽然地方不同,但工作一样,好兄弟是很清楚情况的。

    问警察,基本都不说你们加班咋样,那直接问你们连轴转几天。

    吃睡都在单位,这是真正的以单位为家!

    听到这话,荆南市的同志都要哭出来了。

    “我不知道别人,反正我已经一周没怎么睡觉了,就是靠着在车上打个盹……”

    对视一眼,苦啊,但是又很快乐。

    “好了,我们需要带夏晓燕离开了,请你们先让开。”

    然而夏东方从懵逼中回过神之后便依然不让他们走。

    他不管什么刑事自诉不自诉的,警察也跟他说,可以去荆南市找对方调解,到时候只要对方撤诉了,那就没事。

    夏东方就在那里重复一句话,我的女儿从小到大都没受过罪,这要是被你们带走了,那天知道会怎么样,所以不行!

    不是说能调解嘛,就先不要抓人,他去和对方调解。

    这么来回掰扯了半天,终于警察同志忍不住了:“夏先生,我们对你进行第二次警告,请你让开,不要妨碍执法!”

    “你们咋就不能通融一下,不是说调解后对方撤诉就没事了吗?为什么你们还得抓人,这踏马是不是有病啊!”

    “第三次警告,夏先生,请让开!”

    眼见得对方还在那里大喊大叫,为首的警察在确认执法记录仪没问题后便点点头,随即两个警察直接上前一把将夏东方按倒在地!

    被这么突然来一下,夏东方下意识地就要挣扎,结果俩警察眼看对方居然还在挣扎,没有丝毫犹豫,腰间的银手镯卡哒一声就给戴了上去。

    整个办公室已经乱做了一团,夏东方的老婆在那里又哭又喊,还去抓一个警察的胳膊,结果被对方一个干净利索的擒拿拿下!

    还是那句话,很多人在各路的小视频培养下早已经忘记了,公安机关是法律赋予武装性质的暴力机关!

    夫妻两个齐齐被戴上了银手镯,大概这东西真的有魔力吧,两人一下子就清醒了。

    “同志,那个同志,我们知道错了,我们肯定不拦你们了,你看能不能先把我们放了?”

    之前一直在各种做工作各种劝说的警察这会儿黑着脸道:“这会儿知道错了?早干嘛去了,走吧,一起回去。”

    说完了摇摇头,这父母当的,只能说,父母对孩子的影响真的很大。

    幸好,到底是情况特殊,没有到袭警罪的程度,但是呢正常来说也够行政拘留了,只是因为考虑到他俩还得去调解,所以没有拘留,只是进行了罚款。

    这次出去执行抓捕任务的荆南市公安部门的同志几乎都遇到了类似的问题。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网上骂个人还要抓,这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法律!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同志干脆开始了现场普法,公安机关虽然是暴力机关,但是工作还是要做。

    当然,如果在做了半天工作后你们还要阻挠,那抱歉,这个时候得让你们看到什么叫暴力机关。

    这边,他们在连轴转,另一边,荆南市人民法院的传票也已经送达了。

    这次的大规模诉讼不单单是荆南市法院的事,吕州中院和高院,甚至最高法都给了大力的支持!

    法律是需要实践的,只有经过了实践,才会有人认识法律,才会对法律产生敬畏心理。

    要不然整天面对着那些干巴巴的法条,谁会在意呢。

    说一万句话,也不如让他亲身体会一下来的直接。

    在这样的情况下,周某人还没做好视频(上)呢,网上就已经冒出来了很多人发的评论。

    “卧槽,人生第一张法院传票,是荆南市人民法院发的,说我侵犯了那个谁的名誉权,他居然真的告我了!”

    “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我也被告了,这个人有点狠啊!”

    “什么?我原本是来晒传票的,结果发现你们都被告了?”

    几千人,而且可以肯定都是活人,当这么多人都说自己被告了是个什么概念?

    “真的,我之前从来没意识到,网上骂人也会成为被告,你们说的那个阿毅的视频我之前根本不知道!”

    “还在公司呢,结果突然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差点给我吓死了,而且现在老板和同事都知道了,唉,口嗨一时爽,千万不要学我。”

    其实你要说这么多人都有恶意,那也不尽然,很多人他就是口嗨,就是想凑热闹,靠着不知道哪里听来的“真相”来四处喷人。

    不出意外,自然而然地就被起诉了,而且要求进行侵权损害赔偿。

    这次真的不需要买流量,因为收到传票的人都成为了流量……

    只是有些人的言论就有点让人无语了。

    “没想到居然被起诉了,不过无所谓,一千块而已,我还是能赔的起的,我就说他了怎么着吧,还较真,看到传票就害怕?怕个屌!”

    “我都懒得去那个什么法院,他判了,我把钱给他就行,完了我还会骂他,诶,我现在也知道标准了,我等快要够的时候删掉就行,气死你!”

    这是一个id叫“你能把我怎么样”的人发的评论,而且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盖起了高楼。

    下面的评论有人是被告了的,也有那些起哄的。

    “哇靠大老啊,666,这社会上就是需要你这样的大老,什么较真不较真的,你较你的真,我赔钱,但是想让我服,那不可能!”

    “真的牛逼,我早就看那些动不动起诉的家伙不爽了,还大规模诉讼,诉个屁,还有那个阿毅,也是这样,本来好好的,让他们一说,这感觉好像什么都不能做,做什么都是违法的,这快和那些专家没区别了。”

    “+1,说的太对了,网上不能骂人,那还叫上网?现实中不能骂人了,虚拟世界还不能让我爽爽是吧?”

    类似的言论层出不穷,而且居然在很短的时间内又形成了一个热度,或者说叫讨论。

    那就是,这种稍微犯点错就直接起诉直接干嘛的,他们这行为真的好吗?

    河落省的省会城市,今年刚刚二十五岁,从国外回来的徐禹一脸开心地看着手机,他就是看不惯那些什么较真人。

    你较啊,你倒是较啊,我就是骂你了,那个什么侵权的诉讼,随便你,反正就是赔点钱而已。

    他家里有钱,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大学去了国外上的,都没参加高考。

    现在看到这么多人认同自己,真的是爽上天了,不过还是想着注意点,等到那个点赞数或者转发数快够的时候赶紧删除。

    然后接着来,气死你,你们不是牛逼轰轰的较真吗,能拿我怎么样?

    …………

    荆南市,一处咖啡馆内,正有几个人在那里喝咖啡。

    方大状依旧是自己的老习惯。

    正在此时,一直在那里翻着手机的菩萨兄突然爆发了。

    “不是,他凭什么这么说,我合法维权还有错了?”

    吼完了感觉不对劲,又赶忙道:“方大状,你看这个……”

    方大状拿过手机,看了看,笑了,然后又递给了周毅。

    “周毅,你觉得这个人,我们有什么好办法不?”

    周毅皱起了眉头,嘴里道:“他没有达到诽谤罪和侮辱罪的标准,目前来看我们只能进行名誉权的侵权损害赔偿吧?还是说有更好的方法?”

    菩萨兄和周欣然都看向了方大状,对于周某人的发言,他们权当没听见。

    方大状站了起来,看着咖啡馆外秀丽的风景,脸上的表情很悠闲。

    “小王,你觉得最近吃饭睡觉怎么样,是不是有点睡不好,不想吃饭,甚至觉得有时候想轻生呢?”

    啊?菩萨兄知道小王是在叫自己,但是没反应过来。

    “方大状,我最近吃的很好睡的也很好啊,你和周大哥都这么帮我维权了,那我肯定放心。”

    旁边的周某人却是恍然大悟。

    “真笨!方大状是在问你是不是抑郁了!”

    “什么?抑郁?我咋可能抑……哦对,我抑郁了,我的抑郁很严重,我都已经买了一瓶安眠药准备自杀了!”

    到底是周毅的忠实观众老爷,这会儿瞬间想到了当初看的那个视频。

    那是周毅面对的第一次网暴,然后他就说自己抑郁了。

    所以现在,我也可以抑郁的啊!

    “那我抑郁了,可以怎么办呢?”菩萨兄继续问道。

    周欣然在旁边说道:“方老师,如果小王他抑郁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提起精神损害赔偿呢?”

    “你看,他说就一千块,很少,这个确实,毕竟名誉权嘛,但是如果是精神损害赔偿呢?这个就不少了,还有,小王的书下架,这个造成的损失也可以提。”

    周欣然在说,周毅也在说,但方大状就是不发一言。

    终于周毅忍不住问道:“方大状,你觉得还有什么吗?”

    方大状转过身来,带着一种无奈的眼神道:“欣然,你说周毅他是个二把刀也就罢了,怎么你现在了还是总想着赔偿赔偿,谁稀罕那点赔偿啊!”

    菩萨兄其实很想说自己很稀罕的,但没说出来。

    方大状继续说道:“你们俩说了这么半天,难道就没想到,他这种行为叫什么,是不是叫寻衅滋事?”

    中文真的是博大精深,这四个字你好好的琢磨,好好的揣摩,你就会发现,很多的行为都可以往这里面套。

    再加上那个破坏社会秩序,在互联网上,同样也叫破坏社会秩序!

    这就是兜底罪名的好处,你知道他是在挑衅,但你想不到怎么办。

    赔钱,他已经准备好赔钱了,而且直接说那点钱算个吊。

    那你怎么办,精神损害赔偿的数额会多点,但如果对方依旧那么装逼呢?

    还是那句话,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

    有的人上了法院也不会后悔,所以这个时候只能让他们坐到后悔椅上。

    不要觉得自己好像抓住漏洞了,可以随意地乱挑衅,想什么呢。

    “他不发这句话还好,发了这句话……行了,没事,注意固定证据,随便他删除,删除了肯定还会继续说的。”

    说到这里,方大状转过身来,呵呵笑道:“欣然,你来说说,寻衅滋事罪的加重情形是什么呢?”

    周毅暗自吐槽,以前的方大状可从来不会卖关子的,现在,动不动就要问人问题。

    周欣然的理论知识还是不错的,很快就道:“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其中前款行为是指每次行为都是寻衅滋事犯罪,而多次,是指三次……方老师,你是说……”

    “所以啊,小王,维权这种事,千万不要着急,这就跟你买股票一样,本来呢你等他升到最高点再抛,那会赚翻天,但你还没等升上去呢就着急卖了,自然发不了财。”

    “等等吧,时间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

    因为这次的抓捕行动都是秘密进行的,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抓了多少人。

    能在网上跳的欢的那些,要么是没事的,要么就是收到了传票但是赔钱不多的。

    当然,对于某个初中生来说,这情况就有点不太对劲了。

    他不敢回家,他的微信里是老爹发来的消息:赶紧回来,爹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还有酱猪蹄。

    但他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个不对劲不是凭空感觉,而是来自于网上的消息。

    很多人都晒出了传票,说他们因为之前的骂人网暴的事被告了。

    虽然年纪不大,但作为资深键盘侠,某初中生自然也会参与进去。

    只是他现在很慌,现在这人都怎么了,为什么动不动就要起诉!

    经过了两次的教育,在仔细钻研后他知道,键盘可以,但是得小心谨慎!

    用别人的手机号认证是最好的,但可惜他年纪小,真的没途径。

    所以实在没办法了,用了他妈妈的手机来认证,这次,叫“钟爱肉丝”!

    总结之前的经验,那就是不能太飘,如果发生事件,点赞数稍微高点都会被告,那自己低调行事不就行了。

    仔细思考之后,自己当时的那评论好像没点赞,行,问题应该不大,不会那么凑巧的。

    想通了,初中小伙背着书包开开心心地回家。

    一推开家门就感觉情况不对,根本没有红烧肉和酱猪蹄的气味!

    转身就想跑,结果当爹的已经堵门口了。

    “钟爱肉丝是吧?”当爹的现在已经麻木了,他不知道自己的崽为什么会这样子。

    房门一关,里面顿时响起了阵阵鬼哭狼嚎之声。

    终于,声音平息,某初中生在那里摸着屁股和猪手掉眼泪,脑海里却在想着,玛德这次对方丧心病狂啊,居然连没点赞的评论也起诉,淦了!

    事不过三,经过了这三次后,他决定以后也要学法律!

    荆南市法院真的已经忙成了狗。

    就像是过载了一样,很多法官感觉自己的脑子里都充斥着名誉侵权这几个字。

    甚至有人笑称,现在都有点不太认识“名誉权”这仨字了。

    有要调解的,有准备打官司的,那叫一个复杂。

    恨不得一个人掰开当俩用!

    好在上级法院支持了一批人,否则本来就不如光明区那边人多,真的要累死了。

    而菩萨兄也开始见那些刑事嫌疑人的家属了,导致的后果就是一天之内被气到不想吃饭。

    “周哥,原本以为那个刘旭的父母已经够呛了,踏马的我还从来没想过居然会有这么有理的人!”

    “那个叫夏东方的,上来张嘴就说,我要多少钱随便说,还说什么赶紧办事,别让他女儿受罪。”

    “我都无语了,到底是谁错了,他那样子好像就是说我这样维权就为了钱!”

    周毅笑道:“习惯就好,你放心,这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

    与此同时,帝都那里,桃视频app公司内,却是一片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