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56xs.com

56小说 > 其他小说 > 山地合成营到北宋 > 章节目录 第285章 婚礼四
    送亲观礼车队进入基地招待所,初来乍到的人还来不及赞叹基地的奢华建筑,已经被接待人员迎进了宴会大厅,宴会大厅很大,足以接待六七百人的宴会。

    而新郎官们和新娘子们则被引入了后台,有些程序需要先沟通和预演的。

    大厅里面有一个约一米五高的舞台,舞台上方挂着八个大红灯笼,舞台的背景是一面几乎整面墙的投影屏幕,屏幕上的一行大字“铁血军第一届集体婚礼暨文艺汇演大会”。

    大厅里摆了六七十张园桌,全部洁白的桌布覆盖,正中是块玻璃转盘,转盘周围碗筷、盘碟、玻璃酒具摆放有序,桌沿配了十张高背平绒的座椅,桌与桌之间通道宽敞。

    虽然是白天,但是大厅上空依然灯光璀璨,粉色和橙红色的灯光交相辉映,衬托出喜庆的氛围。

    当送亲观礼队伍进入大厅时,大厅里响起了“迎宾曲”音乐,在接待人员的引导下进入预先规划好的座位,每个座位上都有名字,对名入座,这让送亲观礼的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倍受海汉人尊重。

    更惊叹于海汉人做事的态度,非常细致周到,体贴入微。

    耶律延禧、耶律术烈、折克行、折彦质等人是送亲观礼的主宾,自然要被安排在舞台下的主宾席,。

    张隽豪、王建军、龚运发、高杰、冷锋五巨头,以主人的身份迎候在大厅门口,当主宾进来时,主人们迎上去,相互拱手道贺:“恭喜恭喜,欢迎光临!”

    因为主宾们都是新娘子的嫡亲长辈,所以,主人们统一称呼:“亲家翁、亲家大哥(折彦质),主宾席有请!”

    每位主宾单独安排主宾席,这样就避免了大位席冲突的问题,耶律延禧、耶律术烈、折克行分别坐了各自的大位,折彦质在折克行左侧作陪。

    这时,赵佶和赵桓被王建军引了进来,父子两坐了另一桌主宾席,折克行和折彦质见状赶紧过来见礼,抱拳躬身,恭敬道:

    “臣折克行(折彦质)见过太上皇,见过陛下!”

    “爱卿,免礼,恭喜啊恭喜!”赵佶坐在椅子上说道,赵桓也坐着抱拳表示祝贺。

    张隽豪等人看着这一幕,暗叹,封建礼教,君臣父子,单方面不尊重人都这么理直气壮的。

    “谢太上皇赐福,谢陛下赐福!”折家叔侄再躬身称谢。

    张隽豪走过来,说道:“折老将军,亲家翁,宴会就要开始了,快回席位吧!”

    又转身,对赵佶和赵桓说道:“太上皇,陛下,欢迎光临啊,原大辽天祚帝在那边,你二位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啊?”

    “你是...?”

    赵佶没见过张隽豪,所以有些不渝张隽豪打岔,赵桓赶紧跟他老爹说道:

    “父皇,这位便是铁血军司令张俊豪将军。”

    “哦,原来是张将军,久仰啊久仰!”赵佶一看原来是海汉人的大头目,立即放下倨傲,站起身来,抱拳道。

    “岂敢岂敢,太上皇,陛下,来我为二位引荐原大辽天祚帝陛下!”张俊豪一边说着,一边肃手相请。

    赵佶、赵桓只得跟着张俊豪向耶律延禧的主宾席走去,到了耶律延禧面前,说道:

    “亲家翁,我给你引荐一下,这位是大宋太上皇赵佶赵老先生,他傍边这位便是大宋当今陛下,赵桓,赵先生。”

    加上“赵先生”的称谓,是张俊豪故意的,这两个历史上的亡国之君带给了汉民族太多的屈辱。

    “皇兄,恭喜恭喜,皇侄女真是好命啊!”赵佶年龄小于耶律延禧,以往在国书往来时就称皇兄。

    “同喜同喜!皇弟,你有心了,待会儿为兄敬你多喝几杯!”耶律延禧心想,今日老子嫁女,不能输了阵势,老子的女儿当然命好。

    你赵家父子只是运气好,没有我女婿,你父子两早就到女真贼子的会宁府喂猪去了。

    宴会是男女分开座的,女宾席早就叽叽喳喳起来了,最活跃的当数折月美那两席,其次是赵家的女儿们,契丹族的女宾们却显得有些拘谨。

    手持请柬的宾客陆续进入大厅,大宋政事堂的相公们来了,带着家中或族中的女儿;跟项目组合作的衙门负责人自然也来了,不约而同带着家中或族中的女儿,为了家族的兴旺发达,也是拼了。

    男宾席高尧辅和曹晟等人这一席相当活跃,刚才在外面,曹晟遇到了肖文涛,见肖文涛忙得不可开交,便匆匆说了一句话,肖长官,上次你说的事有着落了,肖文涛回了一个眼神,表示我懂了。

    高尧辅看着大厅里群雌粥粥,不禁感叹,大厅里小娘子占了一大半,每个做父母的想的就是攀上海汉人这颗高枝,自己却不用这样,因为自己跟徐长官和张长官以及小唐等海汉人,那是经历过战斗洗礼的情谊。

    曹晟看到赵佶和赵桓带着一大帮姨妹子,莫名其妙地拍了自己一巴掌,我这忙着到处给肖长官物色小娘子,咋就没想到宫里的小姨子们呢?

    哎呀,失策了!

    对了,仪福帝姬不是才满了十八岁吗?

    要不先把仪福帝姬介绍给肖长官,要是他俩没缘分,再把种家的小娘子介绍给他。

    嗯,就这么办?趁着现在还没有开席,曹晟起身要去找自己的老婆,荣德帝姬赵金奴。

    刚一起身,便被高尧辅叫住了,“曹兄,何往?”

    “哎,荣德帝姬带着小女,我去叮嘱一声,看好孩子。”曹晟灵机一动,撒了一个谎。

    高尧辅见状,便没有再说什么。高尧辅就怕他单独去找肖文涛。

    高尧辅看到今天小唐送的聘礼,心里便开始活跃起来,香水绝对是个好东西,这个产品能做吧?

    洗发水、沐浴露、香皂应该都能做吧?

    肥皂家里面倒是用过,洗衣服绝对是好东西,而且家家户户都用的着,前景不可限量啊!

    要是开个厂,把这些东西都生产出来,想不发财都难。

    这事,还得跟小唐商量,毕竟他懂得多啊!有他参与这事就成功一大半了。

    特别是香水,只要是女人就没有能够逃脱它的诱惑的。

    天下各州府,西域、海外番邦,那是多大的市场啊?

    韩治看着高尧辅作哲人沉思状,便知道这厮又在别什么发财的主意了,反正我老韩就跟定你和折彦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