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56xs.com

56小说 > 其他小说 > 忍界:宇智波就是要反叛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继承人
    团藏回到家族,接受了长老的邀请。

    志村一族枝繁叶茂,远不止木叶一支,火之都的族人经营了很长时间,产业庞大。

    虽然团藏落魄了,但长老对他依旧客客气气的。

    这些年威名在外,谁都知道团藏不好惹。

    况且他担任火影辅左的那些年,没少给家族捞好处,志村一族的钱如数奉还,其他家族的钱三七分账。

    此时不该落井下石,应该雪中送炭。

    指不定什么时候团藏又恢复地位了呢?

    巨大的落地窗前。

    长老穿着一身麻衣,高瘦的躯干被阳光拉出长长的影子,拖拽到远处,白胡子显露出深沉睿智的底蕴。

    团藏躲在阴影中,沉着脸。

    两人望向窗外的悠悠白云,沉默不语。

    最终,还是长老率先开口:“听说你回来,我们都很意外。”

    “我也很意外,都是宇智波搞的鬼!”

    “宇智波……不好对付啊。”

    长老眉头微皱,这个姓氏背后代表着什么他很清楚。

    可见落得这般地步,多半就是招惹了宇智波。

    团藏暗自握拳:“不管好不好对付,我必须复仇,不仅要除掉那几个眼中钉,整个宇智波都要消失,第二代火影说得没错,他们天生就是邪恶的。”

    遭遇了这么多挫折,内心深处的否定越发笃定。

    他不甘心。

    只有手里还有棋子,就要拼尽全力一搏。

    长老问道:“你想怎么做?”

    “借用大名之手,下达流放宇智波的政令,然后,集合全忍界的力量剿除他们。”

    “大名恐怕不会听你的。”

    “那就换一个。”

    团藏阴狠的语调,刺得长老眉梢颤动。

    什么?

    换一个大名?

    这种话也说得出来,疯了么,团藏这家伙已经的走投无路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了。

    饶是一向诡计多端的长老也自叹不如。

    团藏毫不遮掩:“我们要掌控大名的意志,这样,任何事情都简单了,我要赌一把!”

    “这可是孤注一掷啊。”

    “成功之后的报酬将无比丰厚。”

    “让整个家族跟随你冒险,我要好好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团藏斩钉截铁,“没有人能够阻止我,这件事无论怎么样,我都要去做。”

    “你……”

    长老被震慑住了。

    他原本只想找团藏拉拉家常,没有想到竟然揭露了这么恐怖的计划,谋算到大名头上,简直是前所未有的野心。

    危险与机遇并存。

    成功的诱惑是巨大的,失败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利弊得失,令人犹豫。

    团藏冷哼道:“你们这些人上了年纪就开始优柔寡断,怎么成大事?”

    “唉,团藏,不是我不支持你,实在是要为整个家族考虑,我们从长计议。”

    长老停顿了几秒钟,观察着团藏的脸色。

    没有发现任何异样,那僵硬的面庞只有纵横的沟壑,除此之外,低垂的死鱼眼中一片沉寂。

    他以为团藏已经妥协了。

    然而,片刻之后,团藏勐地抬头:“我会自己想办法的,我的势力并不止安插在木叶。”

    说罢,扭头离开。

    长老却愣住了,什么叫不止安插在木叶,也就是说家族里也有团藏的人?

    这个声明显然是在跟家族挑衅。

    团藏真的已经无所畏惧。

    走出高阔的宅邸,几道矫健的身影纷纷落下。

    在哪里都有忠心耿耿的部下,他还宝刀未老呢!望着这些人,团藏挥手:“去打探情报,我要最快的速度联络到大名的次子。”

    大名有两个儿子,长子名叫薰,性情柔和,温文尔雅,长相十分秀气,平时喜欢谈论文学,没有什么野心,做事规范却不讨巧,并不受大名的喜爱。

    次子名叫匂,喜欢军事和历史,做事果断,性格很豪爽,做事的风格与哥哥全然不同,深受喜爱。

    大名年事已高,需要选拔一个合适的继承人。

    按照规矩,应该是长子继承领地和权力,可是次子更合他的心意,关于继承人的选择,迟疑不决。

    团藏了解到这些消息,有意扶持次子继位。

    这样他才可以凭借功绩得到信任与支持。

    五天后。

    经过曲折的探寻过程,团藏循着商贩、仆从、护卫、内臣的活动轨迹,终于联系到了匂。

    压箱底的钱财几乎散尽,贿赂了一大圈,才得以递上书信。

    不过,团藏有这个自信。

    只要匂读过他的提议,就一定会上套的,没人能抵御得了他的诱惑。

    剩下的便是等待而已。

    果不其然,团藏的期待没有落空,部下很快前来报告,匂换了一身低调的衣服,正往这边走来。

    匂望着巍峨的楼宇,踟蹰不前。

    志村一族的人请求相见,鬼使神差的,他来了,为了大名的位置。

    他觉得自己比哥哥更有资格,更有能力。

    如果有机会,他为什么要放弃呢?

    这是他应得的!

    定了定神,他走进大楼,阶梯上便遇见了接引的忍者,几人站得笔直,就像骑枪一般。

    “这就叫专业啊。”匂在内心呢喃。

    表面上没有露出任何神情,点了点头,便在指引下拾级而上。

    尽头是一间四叠半的和室。

    打开移门,身穿白色和服的团藏坐在中央,如顽石般沉静,睁眼的时候,彷佛睡虎启眸。

    “志村团藏?”

    “匂殿下,老夫冒昧邀约,希望没有打扰到您。”

    “听闻你是木叶村的火影辅左,为什么要特地约见我?如果被父亲大人知道,恐怕不妥。”

    “这点放心,我已经不在木叶了。”

    团藏把被驱逐说得很委婉,“此刻只是一位老者与您会面,随便聊聊天罢了。”

    匂关上门,面对面而坐。

    在老者面前,他没有摆架子,多年的养尊处优和位高权重并没有在气势上压倒团藏,从这时起,他便意识到对方和他一样,不,甚至比他更强势。

    两人来来往往试探了几句。

    团藏放弃了打哑谜,直截了当:

    “您不想成为大名的继承人吗?”

    “这……”匂犹豫了。

    在权力的诱惑下,他无法欺骗自己。

    其实他和团藏是一类人,无法眼中的东西不同罢了,一个盯着火影之位,一个盯着大名之位。

    说到底,心底的欲望战胜了理智。

    匂上半身前倾:“我正是为了这件事而来,你的提议写得很好,我想听听具体的措施。”

    “没问题。”

    团藏先不着急谈条件,一旦鱼儿上钩,就跑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