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56xs.com

56小说 > 其他小说 > 逍遥小王爷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八章 分秦
    齐国帝都。

    皇宫大内,一席红衣飘然而至,并没有掩饰自身的气机,下一刻十几名强者纷纷现身,这些皇家豢养的强者,也就是百姓们平常挂在嘴边的大内高手了。

    人人惊疑不定的看着那不请自入的一身红,甚至不少人额头都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

    无他,只因为这一身红衣散发的气势太过强大,甚至他们有种在与天相抗的感觉,以至于握剑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但也正是裴红妆自身气势太强,让这些人都不得不现身,谁也不知道这莫名闯入的高手究竟要做什么。

    万一是来找田氏皇族麻烦的,问题可就大了!

    “尊驾何人?为何无故闯我大齐帝都!”

    领头之人,背负长剑强行稳定自己心神,眼神示意自己的同伴结阵。

    裴红妆轻蔑一笑:“自袁宗战败,陈平身死之后,偌大的齐国十三州就只有药尊华青能拿得出手了?”

    眼前众多剑客境界最高的也就是个二品下层,三品居多。

    自从近两年前被鱼玄机强行抢走一斗天运之后,齐国武运似乎就开始走向衰败了。

    昔年的十大高手,剑翁、焦长天两人跌境、陈平被林逍设计死于言清荷手中,至于那剑君十三笑更是裴红妆亲手偷袭杀死的。

    相较于秦楚两国,齐国武夫似乎已经开始出现了青黄不接的迹象。

    听到裴红妆的话,为首的二品剑客目光一凝,刚要说话之际有人淡淡开口:“我齐国是否有拿得出手的武夫,似乎不需要你裴红妆来操心。”

    一顶高冠腰悬君子风,便是跻身太虚一境的裴红妆也不由得侧目看向那伫立在皇宫门口的文士。

    殷红眸子闪过一丝警惕:“姬玄?”

    武冢在楚,但知道稷下学宫地址的人却是寥寥无几,除非是被学宫邀请入宫的学子,如今对方出现并且口称大齐。

    裴红妆心中已经有数,看着这个故人之女,姬玄心中感慨颇多轻笑一声:“你父亲当年倒是让我吃了不少苦头,不曾想你更是青出于蓝。父女二人,一个吞我大齐儒家文运一个吞吃楚国武运。父女二人皆是饕餮。”

    “看来是晚辈看轻了堂堂大楚。”裴红妆轻笑一声。

    周边的大内高手顿时心生警惕,学宫之主淡淡道:“直说来意吧。”

    “我欲见齐皇共商分秦大计,不知前辈可否帮忙?”裴红妆也不再故作姿态。

    姬玄眉宇微动,分秦?

    这口气着实有些大了,如今天底下都知道齐楚两国正在交手,虽然不知道为何楚国突然开始撤兵回防边关,但这并没有让齐国将领放松警惕。

    而现在这楚国的女子国师突然就这么闯入,并且扬言要和齐国一起分秦,不得不说着实有些玄奇了。

    “你们先退下吧。”

    姬玄开口,一群大内高手如蒙大赦,纷纷行礼告退,毕竟这位姬玄可是新武评上十大高手中排名第五的存在。

    “既然要见陛下,那就跟我走吧。”

    让裴红妆跟随的,面对这位武道上超越了自己的后起之秀,学宫之主似乎并没有什么惧怕的。

    两人前后脚跨过宫门,来到一处行宫。

    并没有侍卫宫女通报,姬玄就这么走进了宫殿中,殿内齐皇田有道、太子田伯当以及三殿下田伯虎分座。

    除此之外还有一名身穿白衣的魁梧老人。

    裴红妆心一凛,又是一品上层巅峰强者!此人为何从未听说过!

    “先生!”田有道连忙起身。

    姬玄行了一礼:“陛下。”

    随后才撤身淡然道:“此乃大楚国师裴红妆,此次前来拜会陛下。”

    田有道一惊,父子三人目光全看向了裴红妆。

    身材魁梧的白衣老人呵呵一笑,看向学宫之主:“姬玄,这应该是那只白狐狸的女儿吧?啧啧,一个鱼玄机、一个裴红妆。难不成将来这这一品四境之上的强者,除了老怪物和那慕容十六其他三个都是女人?”

    裴红妆的绝世容颜看呆了田伯虎,随后又赶忙低头深怕惹祸,毕竟齐楚两国现在开战的源头就是因为那同样在风华榜上留名的朱婉容。

    他可不想又因为女人再招惹什么祸端。

    “裴红妆见过齐皇陛下。”

    微微行礼以示尊敬,对方先开口,田有道身为一国君主自有帝皇气度,爽朗一笑:“国师免礼,早就听闻国师风华绝代,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更没想到国师武道更是绝顶,见面更胜闻名啊。”

    “陛下赞誉了,不知道这位前辈是?”

    裴红妆看向了白衣魁梧老人,齐国如果战力越强对她而言是件好事。

    田有道看向老人,老者淡笑一声:“老夫墨云峰,如今的墨家巨子。”

    裴红妆点了点头轻笑一声看向姬玄:“看来晚辈得收回先前言语了。”

    姬玄并不答话,似乎在想着其他事情,田有道见状询问起了裴红妆的来意。

    没办法他虽是帝王身,但无论是姬玄还是墨云峰又或者裴红妆,这三人都可以说是超脱世俗,都是人可敌国的存在。

    裴红妆也不再客套,看向了田伯虎嘴角一挑:“我的来意很简单,以贵国三殿下的命来换秦国灭亡,就是不知道齐皇陛下舍不舍得了。”

    田伯虎猛然抬头眼中满是惊慌之色,田有道也是一愣。

    墨云峰呵呵一笑:“有点意思。”

    太子田伯闭口不言,且不说他现在没资格说话,这个时候不管说什么都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国师莫不是在开玩笑?”

    定下心来,田有道平静开口。

    裴红妆轻笑:“想必齐皇陛下也知道咱们两国战事因何而起,只要陛下点头答应,齐楚未竟之盟可以再续。”

    “而他田伯虎的命便是齐楚合作的契机,我楚皇要的只是为婉容公主报仇,他田伯虎算一个,而作为这一切的主使者,秦国也跑不了!”

    “秦楚之间必有一战而且就在近期,齐皇陛下只要答应下来,你我两国分了这大秦便是,将来如何再做打算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