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56xs.com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时代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震撼市场的‘传奇’!
    面对着这样的收盘结果。

    整个市场,除了部分在今日逃道:“也对,在我们入场潜伏这支票之前,这股资金应该早就在场内了,外高桥前面披露的半年报显示,没有大型机构持仓,这股应该是在我们之前,半年报之后大规模介入的。”

    “会是谁呢?”

    “信息渠道比我们还强,能提前那么早布局。”

    “而且介入和操盘,都极为小心,我复盘过外高桥的近三个月历史走势,硬是没找到明显的资金介入痕迹。”

    “能够悄无声息地埋进17.7万手,底部2个多亿的筹码,厉害啊!”

    “不管是谁,今天应该都要现原形了。”谢晚婷眼神明亮地道,“龙虎榜上,想躲也躲不开了。”

    进入安澜基金内部实习后……

    在a股市场中,那是她唯一的一次在盘面上,被人家耍得团团转,而毫无察觉。

    所以,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知道这股资金的来源,以及其幕后操盘手是谁,然后……好在下一次,把这耻辱给洗掉。

    俩人讨论间……

    魔都,泽熙投资内部,交易室中。

    徐详复盘着沪市物贸和外高桥的日内走势和成交单明细,内心对于板砸沪市物贸和外高桥的这两股主力资金,也是非常好奇。

    当然,令他耿耿于怀的,主要还是板砸沪市物贸的这股主力资金。

    毕竟,他在外高桥上,没有任何持仓筹码,对方砸盘损害的,并非他的直接利益。

    “徐总,看这市场各大网络股票论坛的评论,都说沪市物贸涨停板上那连续性的5笔万手大单,是我们泽熙一系砸的。”徐详身侧,周堪无语地吐槽道,“咱们这黑锅背的,真够让人郁闷的。”

    那5万手,共计1.8亿的单子,要是他们砸的。

    那他们在沪市物贸这支股票上的所有持仓筹码,早就安稳出场了,何苦还被锁一个多亿没法出场呢?

    而且,更让人气愤的……

    对方砸盘,直接损害的是他们的利益,反过来居然还要他们背黑锅。

    这让谁心里想起来,也不舒服。

    “狼会跟绵羊计较对错吗?”徐详对于周堪说的这些网络评论,倒是并不在意,“这些散户想怎么说,就让他们说吧,无论骂声还是赞声,这对咱们影响都不大,反正左右来,左右去,市场收割的,始终还是他们。”

    “最令我想不通的,是这股资金,到底是哪里钻出来的?”

    徐详说道:“我特么复盘了沪市物贸往前2个月的历史盘面走势,根本就没找出来大资金异动、潜伏的痕迹,可这股资金,也不可能在7月份之前就介入了啊?毕竟沪市物贸半年报上,也没有披露有大资金机构、以及牛散持仓。”

    他自认为自己对于盘面的理解,已经足够深入。

    连他都没发觉这股资金,是什么时候介入的,真就够离谱的。

    自己主导的盘面,却突然间,被另一股毫无由来的主力资金给抢了先,断了情绪节点,逼得他不得不提前杀跌离场,更可恶的,是他最终还没能完全安稳离场,这让他心里比亏钱还难受。

    毕竟,他是真不喜欢悄无声息地,就为别人做了嫁衣裳。

    特别是现在还为别人背了砸盘的骂名。

    “不管是谁,今天龙虎榜上,总会现形。”周堪说道,“真没想到,沪市物贸这支股票上,除了财富路和复升路这股资金,还有第三股跟咱们体量差不多的庞大主力资金,他娘的……这股资金藏得也太深了。”

    “还有外高桥这支股票上,砸盘的那17.7万手主力资金,显得也很奇怪。”

    周堪顿了顿,继续道:“外高桥老早就停牌了,整个市场,就没什么主力资金能够潜伏在上面,而且外高桥的半年报显示,也是没什么机构和持仓巨大的牛散,基本上全是套牢的散户筹码,我就搞不懂,怎么突然就钻出来这么大一笔主力资金?”

    “外高桥停牌前,是出现过异动的。”徐详说道,“停牌前一天,外高桥不还涨停了吗?但要说什么主力能在那短短几天中,能潜伏进去17.7万手的筹码,我也是不太相信的,要知道17.7万手,两个亿的资金,在外高桥停牌前,基本上相当于这支票两日的总成交额了,就算让我来建仓,要把这样的一笔资金打进去,那也至少得需要一周的时间,哎……今天这两股发挥关键作用的资金,着实令谁都没想到,今天这两支票的龙虎榜,估计是万众瞩目,无数人翘首以盼了。”

    “是啊!”周堪说道,“真就是见鬼了。”

    俩人讨论之际,整个市场的其他主力游资,以及机构投资者们,针对着沪市物贸和外高桥这两支票的今日走势,以及那两股在关键节点,发挥了关键作用的主力资金卖盘,也是议论纷纷,表现出了无比的疑惑和好奇。

    当然,对于在今日,折在这两支票上的许多主力游资而言。

    这些人,对于这两股主力资金,那可是恨得牙痒,同时……也恨不得立刻撕开这两股资金的真实面目。

    而就在这种众人疑惑、好奇、愤恨,乃至无比期待的情绪中。

    下午5点半到来,新的一日龙虎榜刷新。

    万众瞩目之中,千万投资者纷纷期待之中,大家的目光,在瞬间,就汇聚到了沪市物贸和外高桥这两支市场最热门的股票龙虎榜单上。

    只见这两支股票的龙虎榜上……

    华商证券禹杭财富路营业部,明晃晃地名列在卖出榜一位置,分别卖出沪市物贸3.63亿,卖出外高桥9.01亿。

    而除了华商证券禹杭财富路营业部以外。

    解放南路名列沪市物贸卖出榜二位置,卖出资金2.84亿;燕京明华路营业部名列外高桥卖出榜二位置,卖出资金1.36亿。

    余下的,两支股票的卖三、卖四、卖五位置,其卖出资金,都在1个亿以下。

    算不得两支股票的核心主力。

    至于买入席位上,沪市物贸的买入席位,基本上被‘沪市巨鲸帮’包圆了,国泰君安证券沪市新闸路、华泰证券沪市银城中路、东方证券吴锡新生路、东方证券沪市银城中路分别名列买一到买四位置,合计买入资金3.45亿,算是基本承接了财富路的卖出资金。

    外高桥的买入席位,则基本上被机构席位给承包了,三家机构席位,共计买入9.76亿,余下的两家游资席位,买入资金则都在一个亿以下,而财富路卖出的9.01亿资金,基本上被机构给完全承接。

    “天啊,这龙虎榜!”

    当整个市场,数千万投资者,看见这样的两份龙虎榜数据后,整个人,完全是呆若木鸡,感觉无比梦幻,甚至震撼到根本难以相信。

    “卧槽,还是财富路?”

    5点31分,魔都,泽熙投资内部,交易室内,周堪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怎么可能,绝不可能的啊!”

    同时间,他身侧的徐详,眼神里,也是一片震撼,根本难以相信市场披露的,是这样的数据。

    5点32分,燕京,安澜基金内部。

    谢晚婷看着那闪瞎眼的两个财富路席位,缓了足足两分钟,才回过神来:“是你,居然……又是你!”

    同时间,她身后的老师周国华,也是一片呆滞,嘴里不住念叨着:“怎么可能,全是财富路?这家伙怎么办到的!”

    5点33分,魔都,银城中路一处交易室内。

    国泰君安证券沪市新闸路、华泰证券沪市银城中路、东方证券吴锡新生路、东方证券沪市银城中路四位被坑杀的游资,瞪圆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沪市物贸卖出榜一位置的财富路席位,感觉自己完全就是一个笑话:“财富路,为什么会是财富路?这特么不科学,也根本不可能啊!”

    5点34分,燕京,华信证券投资策略部。

    总经理屠远华盯着外高桥龙虎榜上,那简直令人惊掉下巴的财富路席位和9.01亿的卖出资金,使劲揉了揉眼睛,也难以置信:“这家伙……在这支股票上,也潜伏着这种体量的巨额仓位,怎么……怎么可能?”

    5点35分,燕京,华商证券自营投资部。

    主力基金经理廖光华呆了好一阵,才缓缓回过神:“怎么潜伏进去的啊?太夸张了,太……太神奇了!”

    5点36分,禹杭。

    赵强回过神,整个人彷佛打了鸡血一样,激动到难以自抑:“卧槽,卧槽……苏兄弟这一手,真的封神了啊!”

    同时间,在家盯着电脑的孙裕,也是张大了嘴,感觉自己的思维,都被震撼到停滞了:“怎么办到的,怎么可能啊?”

    5点37分,禹杭,精达投资内部。

    顾池江看着财富路登临两支股票的卖出席位,嫉妒得眼睛发红;而他身旁,慕遥则是心中一跳,浑身冰凉,明显的意识到自己和对方,并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

    5点38分,深市,一处别墅内。

    牛散葛红斌手里夹着烟,直到烟烧到了手指,才反应过来,瞪着外高桥的那一份龙虎榜数据,大笑道:“你小子比我当年还牛,这一手潜伏盘,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卧槽……2个多亿入场,9亿出场,简直了!”

    5点39分,皇冠大酒店,总统套房内。

    钱总刷着手机,看见披露的龙虎榜数据,一句‘卧槽’,直接一把推开了怀里的美女,从沙发上勐地站了起来,那股激动和兴奋,比他自己生意赚一个亿,还要来得勐烈。

    5点40分,全国各大知名机构基金经理,无数知名游资、大户牛散。

    望着那闪耀整个龙虎榜的‘财富路席位’,都是震撼得无以复加,都是眼红到心生无限妒忌。

    当然,这一刻。

    飓风一样的消息,也已经传遍了整个市场的散户群体。

    于是,一时之间,无论线上、线下,关于‘财富路’这个席位的话题,直接炸裂开,成了整个市场全面热议的存在。

    而同一时间,关于财富路这个席位背后,操盘手的探究。

    更是如同一个传奇一样,席卷整个国内金融市场,引来所有人的好奇。

    ps:4更完成,差不多2万字,求下票啊,写了一天,感觉脑袋都写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