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56xs.com

56小说 > 科幻小说 > 怪谈收容中心 > 章节目录 第514章:茶叶
    起雾了。

    红灯区的夜晚似乎比其他地方来的晚点,可现在也到了休息的时候。

    闪烁的霓虹灯逐渐熄灭,这片街区的最后一点光明消失不见。

    哗啦!

    卷帘门被拉下,男人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温暖的屋子。

    空气变得湿漉漉的,在他的皮夹克表面结上一层水珠。

    “嘶…天还挺冷。”

    乌曈用手搓了搓贴满医用胶带的脸,试图用这种方式让自己暖和起来。

    发现这样没什么作用以后,他裹紧了外套,满脸无奈地迈步。

    挑一个大雾天的夜晚在街上走…这就是那位神使交下来的任务。

    不过只是一部分。

    虽然不太理解,可这并不妨碍乌曈照做。

    “时间差不多了。”

    乌曈在口袋里翻了翻,随即掏出一个小小的稻草人。

    虽然明显是手工制品,可并不粗糙,反而圆滑整齐,没有一根稻草支棱在外。

    王锦做的。

    他在梦境世界中没少研究解剖学,对于人体的结构大小特征了解的比自己手指头都清楚。

    扎个小稻草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没想到神使还有这种手艺。”

    乌曈咧了咧嘴,脑海中又闪过那张年轻的脸。

    “先塞上活气丸…”

    环顾四周后,乌曈一头扎进了远处的巷子,开始动作。

    “得快点,雾越来越大了。”

    乌曈轻声嘀咕着,将黄豆大小的半透明珠子塞进了稻草人的胸腹位置。

    在这一瞬间,稻草人身上的气息开始流转,除了不能动以外,跟正常人几乎没区别。

    “然后是滴血贴符。”

    乌曈抽了抽鼻子,从口袋里掏出张画好的黄符,咬破指尖捏在手上开始嘀咕。

    “临雾散息如活人,巧凭十舟借万箭。”

    “急急如律令!”

    啪嗒。

    随着乌曈的动作,黄符混着血液贴在稻草人头上。

    下一秒,稻草人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抬头看着乌曈。

    “唉…真麻烦。”

    后者叹了口气,伴随着蓝牙耳机中的本草纲目挥舞四肢。

    地上的稻草人呆愣片刻,随即开始了笨拙的模仿。

    很快,它的动作越来越熟练,几乎跟乌曈一模一样。

    “嗯,差不多了。”

    一首歌结束,乌曈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对着稻草人挥挥手。

    后者似乎看懂了,迈动着两条小短腿越跑越远,消失在浓重的雾气中。

    “嚯…还真神奇。”

    乌曈眯了眯眼睛,轻声嘀咕着。

    刚才离近了还没什么感觉,可这稻草人钻进浓雾中以后似乎越变越大,像是个真正的人。

    不管是走路姿势,还是僵尸血独有的气息,都跟乌曈没有区别。

    这种看着另一个自己远远跑开的感觉很奇怪。

    “当然神奇,那可是天师府的附身形意咒,也不知道陆之首从哪搞到的。”

    冷淡的声音响起,石白白拍了拍雨衣上凝成的水珠,开口解释着。

    “这样啊。”

    乌曈眯了眯眼睛,随即转头看向从另一个方向走来的身影。

    “王锦打电话的时候,我还不太相信。”

    “没想到啊,你还真没死。”

    穿着白马褂的中年男人放下酒壶,看向乌曈的目光中带着几分不善。

    毕竟几天前还在以命相搏,突然让他们合作确实不太容易。

    “抱,抱歉。”

    乌曈愣了愣,似乎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他从小到大没有过什么同龄朋友,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基本是零。

    “诶,雾越来越重了,还是先办事吧。”

    石白白伸手拍了拍白九,又悄悄对着乌曈竖了个大拇指。

    “乌曈兄弟,下一步是啥来着?”

    “啊…下一步。”

    乌曈愣了愣,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两个手环,自己留下一个后又把另一个递给了白九。

    “咱们俩带上手环,以免气息外泄。”

    “然后就是等了。”

    “等什么?”

    白九皱了皱眉,却还是接过了手环。

    “不确定…神使就是这么说的。”

    ——

    “没想到小友这个年纪还懂品茶。”

    名叫佘君的老人笑了笑,端起冷冰冰的茶杯。

    这茶是他早就准备好的,可惜时间耽搁的太久,已经凉了。

    “家中长辈喜欢。”

    王锦笑了笑,脑海中又闪过了伯劳那张黝黑中带着杀气的脸。

    这男人平时除了蛋白粉就是茶叶,偶尔看见王锦被某些秘制配方折磨的痛不欲生时,也会分享一下自己的保温杯。

    时间久了,王锦也能喝出来几种茶叶的不同之处。

    “小友,我有一事不明白。”

    佘君眯了眯眼睛,转头看向王锦。

    他知道,柳家的叛徒不止一个。

    王锦不可能没想到。

    可这年轻人主动开口,让佘君放其他柳仙离开。

    这就相当于直接放弃了抓住叛徒的机会。

    一辈子雷厉风行的佘君,不太理解。

    “唉…真是可惜了好茶叶。”

    年轻人没有回应佘老太爷,而是叹了口气,将茶杯推到一旁。

    “您应该也尝出来了吧。”

    “哦?”

    佘君挑了挑眉毛,仔细品了品嘴里的味道。

    确实不对劲,只是自己年纪大了,一时间感觉不出哪里不对劲。

    “普洱茶本身就容易受潮,更何况您这院子早晚都起雾。”

    王锦叹了口气,轻声说着。

    “本来应该是相当好的茶叶,但是里面有一两片受潮变质。”

    “虽然霉味很轻很淡,可湿气会扩散的。”

    王锦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身边的雾气,轻声说道。

    “只要再给点时间,所有茶叶就都不能喝了。”

    “言之有理。”

    佘君笑了笑,他能听出王锦的话外之音。

    “您老的意思,是把茶叶放在太阳下暴晒。”

    年轻人笑了笑,轻声说着。

    “这虽然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可您老应该清楚,晒过的茶叶…”

    “会变味。”

    老人笑着回应道,眼睛眯成了一道缝。

    “您说的没错。”

    王锦点点头,接着开口。

    “想要让受潮的茶叶变回原样,应该把它们均匀摊开于宣纸,放在暖炉之上烘干。”

    “换句话说,咱们不能太着急了。”

    “哈哈哈…小友手段高明,老朽佩服。”

    佘君朗声笑道,脸上的皱纹都多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