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56xs.com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维术士 > 第七卷 第3078节 恬静少女
    深度静室。

    安格尔下线之后,本来是想去梦之晶原看看马戏团的第二次全境征兆,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如今被拉入马戏团的人,大概率会上演一场失败秀。

    他如果去看,岂不是看别人的笑话。

    安格尔不在意看别人笑话,但他怕自己会替别人尴尬……所以,还是算了吧。

    ……

    如今,摆在安格尔面前,优先级最高的事,其实是给那些被拉入梦之晶原的新住民,一个安生的地方。

    当初,安格尔创造梦之旷野的时候,他也遇到过这个难题。

    他的解决方法,是通过梦海螺的特殊效果,拉了一堆建筑进入梦之旷野,建造了初心城的雏形。

    这种方法用在梦之旷野,是很方便的。因为现实里,到处都是普通人居住的城市,这些城市里没有超凡者,安格尔就算肆无忌惮的使用梦海螺,也不会引人注意。

    但想要套用在梦之晶原,却是很难。

    安格尔之前和拉普拉斯在白日镜域里逛了不少聚集地,这些聚集地内,生活的几乎都是超凡生命,没有一个普通人的城市。

    一旦安格尔在这些地方使用梦海螺,必然会被镜中生物给注意到,而引起不必要的后患。

    所以,用梦海螺给梦之晶原的新住民实现住房自由,基本上很难。

    当然,安格尔可以用梦海螺,将一些材料拉入梦之晶原,然后就像建造新城那样,让新住民自己造也行。

    但问题是,这样做太慢了,而且人手严重不足。

    还是要想其他的办法。

    安格尔深思了片刻,最后决定……还是和拉普拉斯商量后,再做决定吧。

    拉普拉斯诞生于镜域,或许她能找到不引人注意的万全之策?

    不过,拉普拉斯此时还在梦之旷野钓鱼,那些梦之晶原里的新住民也没有聚集在一起,所以,这件事虽然优先级高,但也没有那么着急。

    可以等到他们到指定位置集合后,再商量他们的安置措施。

    想到这,安格尔暂时将这事放在一边,而是拿出了纸笔,以《不破心镜试验心得》为题目,予以记录。

    座钟的指针,在安格尔伏桉中,滴嗒滴嗒的向前转动。

    铛铛铛——

    午夜的钟声,响起。

    安格尔也恰好停下笔,捏了捏有些酸软的虎口,检查起已经写了十多页的手札记录来。

    这一检查,又是半个小时过去。直到静室的魔能阵,开始闪烁起澹澹微光,安格尔的伏桉才被打断。

    用魔能阵闪烁微光,是这间静室特有的提示:告诉在静室里的客人,外面有人、或者有飞讯前来。

    当然,闪烁微光只是一种默认的提示,住客也可以选择其他的方法,甚至可以选择完全不接收外界的讯息。

    一般来说,选择不接收外界信息的都是闭关者。

    安格尔又没有闭关,自然没必要去设定这些有的没的。

    不过,伏桉正酣却被打扰,安格尔也有些不爽,他直接激活了魔能阵,想要看看是谁在门外。

    很快,一个光屏凭空显现,光屏内显现出了门外的影像。

    安格尔定睛一看,不是魔法飞讯,而是一道人影。

    “多克斯?”门外站着的正是多克斯。

    或许是猜到安格尔正用光屏看着自己,多克斯还特意摆了一个深沉的姿势。

    虽然不知道多克斯为何大半夜还来找自己,但安格尔还是来到了门口,给他打开了门。

    “怎么,是打算现在就让我帮你炼剑?”安格尔挑挑眉,看向靠在门边的多克斯。

    多克斯本来已经思考好,等安格尔开门后要说几句骚话,但没想到安格尔开口就往“炼剑”上提,这可是关乎自己未来的武器,多克斯立刻表情严肃,脑海里想的那些骚话全都抛之脑后。

    “不用,不用。我连材料都还没准备好。”多克斯连忙道。

    安格尔:“既然不是炼剑,你大半夜来找我做什么?”

    多克斯:“其实,不是我来找你,是瓦尹找你。不过,瓦尹不好意思来敲你门,就跑来找我了。”

    说到这时,多克斯表现的挺委屈,嘴上叨叨着:“我大半夜正睡着觉,结果瓦尹那臭小子就找上门来了。如果是他有事找我,那吵我睡觉也就罢了,结果他是来找你的。”

    “明明是找你,我却被吵醒了,你说我冤不冤。”

    “他吵你就觉得不好意思,吵我就无所畏惧,凭啥啊……”

    眼看着多克斯越说越兴奋,安格尔赶紧打断道:“所以,你现在不是给瓦尹传话,是来找我述苦的?”

    多克斯愣了一下,咳嗽两声:“都有,都有。”

    安格尔:“说吧,瓦尹……哦不,黑伯爵大人找我什么事?”

    安格尔很清楚,以多克斯的性格,就算是瓦尹找上门来,他也不一定会动弹;除非,这件事很重要。

    安格尔不认为瓦尹找自己有什么紧要之事,不过,如果是黑伯爵让瓦尹来找自己,那就不一定。

    多克斯不一定会卖瓦尹的面子,但一定会卖黑伯爵的面子。

    果不其然,多克斯下一秒便道:“果然瞒不住你,的确是黑伯爵大人让瓦尹来找你的,但那小子担心吵醒你,结果……”

    安格尔打断道:“直接说正题。”

    多克斯瘪了瘪嘴:“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瓦尹说的也是颠三倒四,好像是艾达尼丝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艾达尼丝出问题了……”她出问题了,找我能解决啥?

    安格尔内心虽然疑惑,但既然是黑伯爵发话,安格尔想了想,还是准备过去看一看。

    就在安格尔关上大门,朝着走廊深处走去时,多克斯也跟了上来。

    “黑伯爵大人也让你去了?”安格尔狐疑的看了眼多克斯。

    多克斯:“没有……不过瓦尹把我也吵醒了,我总不能连知情权都没有吧?”

    看着多克斯那一副看八卦的模样,安格尔也没有多说什么,最后的决定权又不在他手上,让不让多克斯进,还要看黑伯爵的裁定。

    而且,安格尔也需要一个带路的人。

    他并不知道黑伯爵住在那间房。既然瓦尹去找了多克斯,那么多克斯应该知道黑伯爵的住处。

    果然,安格尔一询问,多克斯立刻道:“瓦尹给我说了他们的房号,我这就带你过去。”

    毫无疑问,多克斯早已打定主意要跟着去,否则他一开始就会说黑伯爵的房号。

    黑伯爵所在的房间,房号为001。按照多克斯的说法,这也是一间深度静室,但这间静室并不在地下,而是在行旅店的后方。

    这间静室虽然也算是行旅店的客房,但因为地理位置好,且内部配置完整,常年被路西亚霸占,当成自己的居所。不过这一回,知道黑伯爵要住进来后,路西亚自然不敢怠慢,直接把001号房给让了出来。

    很快,安格尔与多克斯便来到了行旅店的大厅,只要穿过大厅,就能去后面的001号房。

    就在安格尔快要抵达001号房时,他突然感觉到空间手镯里传来一阵熟悉的波动。

    安格尔停住脚,疑惑的看向手镯。

    多克斯也听到安格尔的顿足声,他疑惑的回过头:“怎么了?”

    安格尔:“没什么。”

    话毕,安格尔直接走上前。

    多克斯也没多想,继续带着安格尔来到了001号房。

    ……

    当安格尔和多克斯走进001号房的时候,立刻被眼前的人影给怔住了。

    “黑……黑伯爵大人?”好半晌后,安格尔和多克斯才低呼出声。

    他们既然来到001号房,自然知道会见到黑伯爵,但让她们没想到的是,他们这次见到的不再是“鼻子”,而是一个人,活生生的人。

    黑色的燕尾礼服,黑色的领结,黑色的帽子,黑色的手杖,以及那张黑白交错的歌剧面具。

    这衣着,只要是南域的巫师都不会陌生。

    诺亚家族的家主——黑伯爵,几乎每一次对外露面时,都是这样一副打扮!尤其是那张黑白交错的歌剧面具,就是他的标志。

    多克斯喉咙动了一下,目光飘向一旁的瓦尹。

    本来多克斯是想用眼神询问瓦尹:为何黑伯爵会现出身形?这是本体,还是说分身?

    结果多克斯还没询问,便看到了瓦尹那完好无损的鼻子。

    瓦尹的鼻子完好无恙……意味着,黑伯爵的分身还安在瓦尹的身上,那眼前之人,就是本体?!

    黑伯爵的本体来了?!

    不仅多克斯,安格尔心中也浮现出同样的想法。不过,比起多克斯,安格尔此时却是在想着……要不要找机会摇人?

    虽然安格尔知道,黑伯爵的本体和黑伯爵的分身,性格大体相似。但毕竟他是和黑伯爵的鼻子分身经历了地下水道,而不是和本体。

    且分身的记忆,本体只是共享,并非亲历。

    安格尔很难确认,黑伯爵的本体是否也和分身那般,能够“和谐”的共处。

    所以,为了自己的安全,安格尔此时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摇人。

    或许是看出来多克斯与安格尔眼中的忌惮,带着黑白歌剧面具的黑伯爵,澹澹道:“这不是我的本体。我的本体的确正在往古曼王国来,但他有其他事要做,不会立刻到比伦树庭。你们眼前的依旧只是一具分身,不过,本体借了我更多的血肉,能让我凝聚出一具肉身。”

    也就是说,如今带着黑白歌剧面具的黑伯爵,还是鼻子分身,只是力量更强了,恢复了一具肉身。

    话是这么说,但在安格尔看来,这也只是黑伯爵的一面之词。

    或许,黑伯爵已经是本体了,装作是鼻子分身罢了。

    不过,不管眼前是不是有一同经历的鼻子分身,既然黑伯爵依旧愿意以鼻子分身来作为主导,那也意味着他并不希望他们之间的关系出现改变。

    这大概也算是一种善意?

    黑伯爵:“在地下水道的时候,就知道你心眼很多,现在你的心眼还是没变,你这一眼,不知道内心绕了多少弯。”

    安格尔:……

    黑伯爵挥挥手:“说正事吧,我找你过来,是因为艾达尼丝这边出了点问题。”

    “什么问题?”

    黑伯爵指了指墙壁上的一幅油画:“这是艾达尼丝自己拿出来的画,她此前一直把画里人当成自己的寄身之所。”

    安格尔顺着黑伯爵的手指看去,墙壁上挂着的油画,是一幅半身肖像画,画里的人物则是一个金色长卷发的少女,少女恬静的坐在椅子上,对着画面外的画师露出微笑。

    画中少女的模样,和艾达尼丝的确有几分相似;但少女那恬澹的表情,在艾达尼丝的脸上是绝对找不到的。

    黑伯爵:“你也注意到了吧?当艾达尼丝寄身在这幅画上时,她的表情全是冷漠的,绝对不可能露出微笑。”

    “可就在不久前,这幅画里的人,表情突然就变了。”

    安格尔:“光是表情改变,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吧?或许,艾达尼丝去了镜中的世界。”

    这幅油画上有明显的玻璃截面,可以作为镜像的载体。以艾达尼丝的能力,完全能够当做媒介,进入镜域。

    黑伯爵却是摇摇头:“不,艾达尼丝并没有进入镜中世界。此前,艾达尼丝将她本体的投影,交给了我,我能借投影感知到艾达尼丝的大致方位。”

    “如果她去了镜中世界,那她的气息会消失。”

    “可现在,她的气息并没有消失,依旧存在于这幅画中,这才是我感觉到奇怪的地方。”

    黑伯爵自然清楚艾达尼丝时不时就会去镜中世界,也因此,为了方便定位,艾达尼丝才会将本体投影交给黑伯爵。

    凭着本体投影,黑伯爵能清楚感知到,艾达尼丝还处于画中。

    既然是在画中,那么艾达尼丝就等于画中的少女,画中少女的表情肯定也反映了艾达尼丝的神情。

    而少女的神情恬澹自然,有一种从内而发的温柔。

    以他们对艾达尼丝的了解,艾达尼丝怎么可能会露出这种神情?